pc加拿大

華夏時報: pc加拿大喊冤: 我們遭了災沒人同情 還要被踩上一腳

2020/05/16

作者:     來源:pc加拿大

摘要: “在生物(wu)學上,貝(bei)(bei)類就是產的(de)多、死的(de)多、剩(sheng)的(de)少,一百個扇貝(bei)(bei)種苗(miao)里(li)活(huo)二十個就是大豐收,活(huo)十個也能盈利(li)。但是給(gei)外行(xing)的(de)感覺(jue)是,一百個剩(sheng)十個了,損失應該是巨大的(de)。實際(ji)上不是。”

pc加拿大喊冤:
我們遭了災沒人同情 還要被踩上一腳

“在生物學(xue)上(shang),貝類(lei)就是產的(de)(de)多、死的(de)(de)多、剩(sheng)的(de)(de)少,一百(bai)個(ge)扇貝種苗里活(huo)二十(shi)個(ge)就是大豐收,活(huo)十(shi)個(ge)也能盈利(li)。但是給外行的(de)(de)感(gan)覺是,一百(bai)個(ge)剩(sheng)十(shi)個(ge)了(le),損失應該是巨(ju)大的(de)(de)。實際上(shang)不是。

華夏(xia)時報(www.chinatimes.net.cn)記者 呂方銳 葉(xie)青(qing) 大連報道

近(jin)年來,主(zhu)營水產養(yang)殖(zhi)(zhi)的(de)上(shang)市(shi)公司(si)pc加拿(na)(na)大(da)(002069,SZ),因(yin)養(yang)殖(zhi)(zhi)的(de)底播蝦(xia)夷扇(shan)貝幾次出現大(da)規(gui)模(mo)死(si)亡(wang),備受輿論關(guan)注。經過媒(mei)體密集報道(dao),“扇(shan)貝跑(pao)了”“扇(shan)貝餓死(si)了”等說法,已經深(shen)入(ru)人心;而pc加拿(na)(na)大(da)也幾乎成了A股市(shi)場上(shang)“財務造假”“肆意(yi)妄為”的(de)典型。

2019年7月(yue),中國(guo)證(zheng)監會下發《行政處罰及市場(chang)(chang)禁入事(shi)(shi)先告知書》,稱經過長時間(jian)調查,已查明pc加拿(na)大涉(she)嫌財務造假,包括2016年度、2017年度報告;公(gong)司披(pi)露的2017年扇貝抽測(ce)結果的公(gong)告涉(she)嫌虛假記載(zai);公(gong)司涉(she)嫌未及時披(pi)露信息等。據(ju)此,證(zheng)監會擬對pc加拿(na)大和公(gong)司相(xiang)關董監高人員進行處罰,其(qi)中公(gong)司董事(shi)(shi)長吳厚剛擬被采取終(zhong)身市場(chang)(chang)禁入措施。

近日,《華夏時報》記者對(dui)pc加拿大董(dong)事長吳厚剛進行(xing)了(le)兩(liang)個小時的專訪(fang)。后者對(dui)外界關注的證監會擬處罰、扇貝死亡情況和輿(yu)論對(dui)公司的影響等(deng),一(yi)(yi)一(yi)(yi)作出解釋(shi)和回(hui)應。

正式(shi)采(cai)訪(fang)前,吳厚剛(gang)的一(yi)句(ju)話讓記(ji)者印(yin)象深(shen)刻: 為(wei)什么別人遭了災大家都同情,pc加拿大遭了災不但沒人同情,大家還都來(lai)踩上一(yi)腳(jiao)?

關于監管處罰

記者: 對7月(yue)份證監會擬處罰的事先(xian)告知書,你們認不認可?

吳(wu): 我們認為沒有(you)事實依據,監管(guan)部門(men)不應該以假(jia)設編制的(de)證據作為行(xing)政(zheng)處罰依據。

這個預處罰(fa)的依據是捕撈船的航(hang)行(xing)軌(gui)跡。他(ta)們(證(zheng)監會(hui))委托了(le)中(zhong)科(ke)(ke)宇(yu)圖(tu)(全稱(cheng)中(zhong)科(ke)(ke)宇(yu)圖(tu)科(ke)(ke)技股份有(you)限公(gong)司),委托水科(ke)(ke)院東海所(suo)(全稱(cheng)中(zhong)國水產(chan)科(ke)(ke)學研究院東海水產(chan)研究所(suo)),根據航(hang)行(xing)軌(gui)跡進(jin)行(xing)了(le)推(tui)算(suan),對我(wo)們漁船作業(ye)的區(qu)域面(mian)積(ji)(ji)進(jin)行(xing)了(le)估計(ji),然(ran)后和我(wo)們財務(wu)核算(suan)的面(mian)積(ji)(ji)進(jin)行(xing)了(le)比較。因為(wei)推(tui)算(suan)出的面(mian)積(ji)(ji)和賬面(mian)面(mian)積(ji)(ji)有(you)差異(yi),他(ta)們(證(zheng)監會(hui))就說我(wo)們造假。

我(wo)認(ren)為這樣的證據,僅(jin)憑一個籠統的脫離生產作業實(shi)際而做出的航跡(ji)圖(tu),也沒(mei)經過現場檢驗(yan),而測(ce)算航跡(ji)的點位不(bu)準也不(bu)完整。僅(jin)靠兩(liang)份推演(yan)報告就(jiu)判定我(wo)們財(cai)務造假,沒(mei)有法律依(yi)據。

記者: 在一般人的概(gai)念里(li),航行(xing)軌跡(ji)是個(ge)死的東西,它不(bu)會發生(sheng)變動。航行(xing)軌跡(ji)應該是一個(ge)客觀標準(zhun)。

吳(wu): 航行(xing)軌(gui)跡確實(shi)是(shi)一個不可改變(bian)的(de)一個痕跡。但是(shi)它(ta)是(shi)否(fou)完整,是(shi)否(fou)來自(zi)具(ju)體(ti)作(zuo)業,它(ta)的(de)參數是(shi)否(fou)符(fu)合我們(men)捕撈扇(shan)貝(的(de)實(shi)際(ji)情況),他(證監會)是(shi)沒有現場印(yin)證的(de)。

這個(ge)方法(fa)既不是(shi)(shi)國家(jia)的規(gui)范,又不是(shi)(shi)通用(yong)的方法(fa),也沒有國內國際的慣(guan)例,我們是(shi)(shi)不能接受的。

記者: 聽起(qi)來這(zhe)兩個單位都是(shi)(shi)專業單位,他(ta)們的方法應該是(shi)(shi)專業、可信的吧?

吳: (兩家單位)可能是計算方面的專業單位,但是他們是否能拿出一個符合我們實際的模型和數據?他(ta)(ta)們沒到現(xian)場(chang),也(ye)沒溝(gou)通,他(ta)(ta)們也(ye)不了解我們扇貝的作業情況,這種情況下他(ta)(ta)們算不準。

記者(zhe)(zhe): 你認為應該怎么推算或(huo)者(zhe)(zhe)驗證或(huo)者(zhe)(zhe)監管是合適的?

吳: 作(zuo)為一(yi)家上市公司(si),被(bei)質疑是(shi)(shi)正(zheng)常的,但是(shi)(shi)任何行業(ye)(ye)都(dou)有(you)它的專(zhuan)業(ye)(ye)性。在(zai)上次自然(ran)災(zai)害事件中,選擇聽(ting)取專(zhuan)家意見是(shi)(shi)最正(zheng)確(que)的選擇。而幾次的專(zhuan)家意見,證監(jian)會都(dou)沒有(you)采納。

我認為證監(jian)(jian)會至少(shao)應該(gai)到現(xian)場全程地了解我們(men)的(de)生產(chan)作業(ye)模式,這是第一個。第二個他(ta)(證監(jian)(jian)會)必須事先告知我們(men),航跡(ji)是用于生產(chan)管(guan)理,用于面積計(ji)算的(de),是在我們(men)知道的(de)前提下才有(you)可能作為依據。

記者: 事(shi)先(xian)告知(zhi)你們了,這還能監管嗎?

吳: 證監會這次派出(chu)稽查(cha)總隊30多個人(ren),長達17個月的(de)調查(cha),沒有發現(xian)(xian)我們有財務造假行(xing)為(wei),可能(neng)受(shou)到某些輿論長期對pc加拿大不實(shi)、甚至(zhi)惡意詆(di)毀報(bao)道(dao)的(de)影(ying)響,才使用了航(hang)跡測算(其(qi)實(shi)是(shi)假定推測)的(de)辦法(fa)。這顯然(ran)與實(shi)際不符,出(chu)現(xian)(xian)差異是(shi)必然(ran)的(de)。這種人(ren)為(wei)因素制(zhi)造出(chu)的(de)與實(shi)際生產作業不一(yi)致、無(wu)法(fa)比(bi)對的(de)證據(ju)(ju),能(neng)作為(wei)非常嚴(yan)謹的(de)財務數據(ju)(ju)造假的(de)證據(ju)(ju)嗎?更不應該作為(wei)行(xing)政處罰的(de)依據(ju)(ju),也經受(shou)不住法(fa)律(lv)的(de)檢(jian)驗!

一般來說,我們(men)(men)認為的監(jian)(jian)管(guan),應該是(shi)他(證(zheng)監(jian)(jian)會)有(you)制度(du),我們(men)(men)是(shi)否執行得(de)好——這應該是(shi)他監(jian)(jian)管(guan)的。他不能臨時出個制度(du)來評價我們(men)(men)過往業務的對(dui)和錯(cuo)。

關于扇貝死亡

記(ji)者: 扇貝死(si)亡的真實情(qing)況(kuang)是什(shen)么樣的?

吳: 事(shi)件本身就(jiu)是自然災害。

蝦夷扇貝(bei)是(shi)(shi)從日本引進的(de)品種(zhong)。我們(men)(men)從事的(de)海(hai)洋牧場,使用的(de)底播增殖(zhi)模(mo)式,是(shi)(shi)從日本舶(bo)來(lai)的(de)技(ji)術(shu)。這個品種(zhong)在(zai)我們(men)(men)中(zhong)國的(de)海(hai)生長,須要適(shi)應;舶(bo)來(lai)的(de)技(ji)術(shu)須要我們(men)(men)中(zhong)國漁民(min)逐(zhu)步掌握。

養(yang)殖(zhi)扇(shan)貝(bei)歷來(lai)都是(shi)投放很(hen)多苗(miao)種(zhong),天養(yang)天擇的(de)(de)。它的(de)(de)生長過程(cheng)就(jiu)是(shi)一(yi)(yi)個(ge)死亡(wang)(wang)淘汰過程(cheng),最后剩下(xia)一(yi)(yi)定的(de)(de)比例。我舉個(ge)例子,好比一(yi)(yi)百個(ge)扇(shan)貝(bei)種(zhong)苗(miao)里活二十(shi)個(ge)就(jiu)是(shi)大豐收,活十(shi)個(ge)也(ye)能盈利。但是(shi)給外行的(de)(de)感覺是(shi),一(yi)(yi)百個(ge)剩十(shi)個(ge)了,損(sun)失應該(gai)是(shi)巨大的(de)(de)。實(shi)際上不(bu)是(shi)。所以扇(shan)貝(bei)的(de)(de)死亡(wang)(wang)波動,我們從來(lai)也(ye)沒有認為是(shi)一(yi)(yi)個(ge)異常的(de)(de)東西。

我(wo)們2006年(nian)上(shang)市,那時候開始(shi)逐步擴(kuo)大扇貝(bei)養殖規模。到(dao)(dao)(dao)2011年(nian)規模擴(kuo)大到(dao)(dao)(dao)了(le)300萬(wan)畝,兩千(qian)平方公里(li)——有幾個(ge)北京(城區)那么(me)大。在這個(ge)過程中,公司從水(shui)面到(dao)(dao)(dao)海(hai)(hai)(hai)底(di),從淺海(hai)(hai)(hai)到(dao)(dao)(dao)深海(hai)(hai)(hai),從內海(hai)(hai)(hai)到(dao)(dao)(dao)外海(hai)(hai)(hai),逐步向(xiang)復(fu)雜(za)環境拓展(zhan)(扇貝(bei)養殖)。我(wo)們用原來的技術做了(le)一些探索,向(xiang)外海(hai)(hai)(hai)、深海(hai)(hai)(hai)進行嘗試,結果(guo)遇到(dao)(dao)(dao)非常復(fu)雜(za)的自然環境,導(dao)致了(le)扇貝(bei)大量的死亡。

死亡(wang)規模(mo)我(wo)們(men)(men)自己也是吃驚的——80%、90%規模(mo)的死亡(wang),損失達到數億(yi)元。所以外界對我(wo)們(men)(men)這么大數額、這么大面(mian)積(ji)的死亡(wang)質疑,我(wo)認為是正常的,甚至科學家也在質疑,也在研究。

扇(shan)貝養殖(zhi)產(chan)業,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wai),在(zai)以往(wang)都(dou)遇到(dao)過(guo)大(da)規(gui)模(mo)死亡的情況。80年代(dai)初中(zhong)國養殖(zhi)扇(shan)貝在(zai)山東(dong)長島,一(yi)開始也是大(da)豐(feng)收,甚至為了(le)搶(qiang)產(chan)業和市(shi)場(chang)的機(ji)會(hui),形成(cheng)了(le)“海(hai)灣(wan)戰爭”(搶(qiang)占(zhan)海(hai)灣(wan)資源),搶(qiang)海(hai)(的現(xian)象(xiang)),擴大(da)規(gui)模(mo)。但是發展到(dao)一(yi)定規(gui)模(mo)之后也是斷崖(ya)式下跌。日本也出現(xian)過(guo)因受災(zai)而大(da)規(gui)模(mo)損失(shi)的情況。

記者(zhe): 扇貝播下去之后,有沒(mei)有證據能證明它(ta)們確實死在(zai)下面,而不是“跑(pao)了(le)”或者(zhe)其(qi)他(ta)情(qing)況。

吳: 通常我們(men)每年底播(bo)的時間是(shi)在(zai)第四(si)季度(du),當時買的苗子都在(zai)籠子水面(mian)養,我們(men)把它放到(dao)海底。換了(le)(le)一個復(fu)雜的環境的時候,不適應的(扇貝(bei)(bei))就(jiu)會迅速(su)的死。所(suo)以一般過了(le)(le)這(zhe)個冬,(扇貝(bei)(bei))死亡率在(zai)50%。完了(le)(le)經(jing)過春天,經(jing)過夏(xia)天,到(dao)了(le)(le)秋天之(zhi)后剩下這(zhe)50%還能死亡50%,只能剩25%。

考(kao)慮(lv)到其他因(yin)素導致的死亡,一般正常年(nian)份,好(hao)海區好(hao)年(nian)景能剩20%。按照回(hui)捕率80%算,就(jiu)是(shi)16%。在這(zhe)種情況下畝產大(da)約在80公斤左右。

播(bo)完(wan)之(zhi)后死了(le),在海底是(shi)有(you)痕跡的,是(shi)有(you)貝殼的,并且不同大(da)小(說明不同時期死亡)的都有(you)。

記者: 你提到監管層在之前(qian)的調查過程中咨詢過相關專家,專家是給過意見(jian)的。這(zhe)個(ge)意見(jian)你看了嗎?

吳: 我們在(zai)閱卷中看到,(專(zhuan)家(jia))關于扇貝(bei)死亡的(de)(de)一(yi)些(xie)原因的(de)(de)分析,包括一(yi)些(xie)年(nian)度(du)內一(yi)些(xie)海域(yu)環境生態的(de)(de)一(yi)些(xie)情況,(專(zhuan)家(jia))都(dou)表述清楚了。另外還開過(guo)針對扇貝(bei)死亡事件的(de)(de)專(zhuan)家(jia)座談(tan)會(hui),包括海洋生態調查的(de)(de)材料(liao),都(dou)是有理(li)有據的(de)(de)。

但是(shi)(shi)每一次大規(gui)模死亡,未必(bi)都能找到確(que)切的最終(zhong)原因。因為海洋(yang)(yang)確(que)實很(hen)復雜。海洋(yang)(yang)是(shi)(shi)一個大生態系(xi),影響(xiang)扇(shan)貝養殖的因素眾多——像水文、鹽(yan)度(du)、pH值(zhi)、光(guang)照、洋(yang)(yang)流、溫(wen)度(du),都會有影響(xiang)。很(hen)難確(que)定是(shi)(shi)溫(wen)度(du)的問(wen)題,病害的問(wen)題,種(zhong)質的問(wen)題還(huan)是(shi)(shi)底(di)質的問(wen)題。

記(ji)者: 專家(jia)給出的意見有哪些(xie)?

吳: 一個是(shi)氣(qi)侯(hou)環境(jing)的(de)問題,一個是(shi)環境(jing)容量的(de)問題。氣(qi)候環境(jing)問題上面(mian)講(jiang)了(le)。

環境容量(liang)問題(ti)(ti)是(shi)說,扇貝已經成為我們(men)長海縣地區,規(gui)(gui)模巨大的(de)一(yi)個(ge)產業。也(ye)就是(shi)在(zai)我們(men)公(gong)司發展成功(gong),賺錢了之(zhi)后(hou),我們(men)全縣都在(zai)養(yang)它。這(zhe)樣一(yi)來在(zai)整個(ge)北黃(huang)海,大的(de)生(sheng)態系統中一(yi)個(ge)單物種(zhong)突然增加了這(zhe)么大的(de)規(gui)(gui)模,會導致生(sheng)態平(ping)衡出(chu)現問題(ti)(ti)。所(suo)以公(gong)司立即決(jue)定縮(suo)小規(gui)(gui)模,迅速(su)減少(shao)這(zhe)種(zhong)規(gui)(gui)模。

但在我們調(diao)整過程中,還沒(mei)調(diao)整過來(lai)的(de)時候,又出現了(le)2019年11月(yue)份發現的(de)這個(災害),也是幾(ji)乎全(quan)域的(de)死亡。所以我們深刻(ke)意識到要結合生態變化(hua)進行(xing)調(diao)整,就(jiu)把這個品種停了(le)。

記者: 公司內(nei)部對于(yu)扇貝死亡事件有沒有研究(jiu)或調查?

吳: 我們公司內有一(yi)些初步的(de)研究,也給(gei)證監會提(ti)供了一(yi)些數(shu)據。關于基礎生產力、溫度、淺標(biao)浮標(biao)、氣象、降雨量,包括pH值等,這(zhe)些數(shu)據都有。

我們(men)的(de)(de)(de)結論是(shi),(扇貝(bei)(bei)死亡)大多(duo)是(shi)因為長期的(de)(de)(de)高(gao)溫(wen),干旱無雨,導致海洋的(de)(de)(de)生(sheng)態環境發生(sheng)了變化。再加(jia)上養殖容量(liang)超了,餌(er)料不足,那么扇貝(bei)(bei)都消瘦。瘦到(dao)一定的(de)(de)(de)程度,就導致了扇貝(bei)(bei)死亡。

值得(de)注意的是(shi),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我們(men)的扇貝出現(xian)大規(gui)模死亡(wang)(wang),其實是(shi)全縣性(xing)的死亡(wang)(wang),凡(fan)是(shi)從(cong)事這(zhe)個(ge)行(xing)業的公(gong)司(si)(si)都出現(xian)了(le)死亡(wang)(wang)。但是(shi)我們(men)是(shi)個(ge)上市公(gong)司(si)(si),我們(men)有披露(lu)義(yi)務,別人(ren)是(shi)非上市公(gong)司(si)(si),他們(men)沒有披露(lu)義(yi)務。

兩(liang)個方(fang)面可以證明(ming)。第一個就是受(shou)災的公司(si)財(cai)務都十分吃緊,銀行貸款持續攀升,外部欠(qian)款持續增(zeng)加(jia),這是我們通過銀行了(le)解到的。第二個就是出現(xian)災害(hai)之(zhi)后(hou),政府和(he)專(zhuan)家也組織(zhi)了(le)專(zhuan)家會(hui)(hui)議(yi),參加(jia)會(hui)(hui)議(yi)的企業都現(xian)場匯報了(le)他(ta)們的死亡情況。

記者(zhe): 扇貝大額減值的情(qing)況是(shi)從近幾(ji)年才開始有的,還是(shi)說(shuo)之前也有?

吳: 我們(men)的(de)大額減殖都是在(zai)擴(kuo)大規模之后(hou),2014年之后(hou)才有的(de),以(yi)前(qian)都沒有。以(yi)前(qian)規模小,也就20萬(wan)畝(mu)、30萬(wan)畝(mu)。

再一(yi)個就(jiu)(jiu)是(shi),那時候(hou)全縣只有(you)我(wo)(wo)們搞(gao)蝦夷(yi)扇貝養殖(zhi),別人(ren)都沒(mei)有(you)搞(gao)。我(wo)(wo)們在(zai)島的(de)周圍,在(zai)內(nei)灣、優質海(hai)域進(jin)行養殖(zhi),養殖(zhi)產(chan)業比較穩定,每年都有(you)非常(chang)好的(de)收益。但是(shi)我(wo)(wo)們往深海(hai)探索的(de)時候(hou)就(jiu)(jiu)出(chu)現了大規(gui)模的(de)死(si)亡。公司進(jin)行抽測判定,發(fa)現異常(chang),根(gen)據一(yi)些相(xiang)關的(de)制度,就(jiu)(jiu)進(jin)行了減值的(de)披露安排。

記者(zhe): “跑了”或者(zhe)說(shuo)“餓死”的情(qing)況,在其(qi)他(ta)品種的養(yang)殖上比較罕見。

吳: 扇貝(bei)養殖過程中死亡是(shi)正常的。

海(hai)洋養殖和其他的畜牧(mu)業,比如和家禽家畜養殖業比較,是完全不一(yi)樣的。在生(sheng)物學上,貝類就是產(chan)的多,死(si)的多,剩的少。天養天擇,剩的都值(zhi)錢(qian)。

在海(hai)洋養殖業,遭遇災害(hai),突然大面積死(si)(si)亡的案例以(yi)往也(ye)有。像(xiang)牡蠣過去也(ye)有諾瓦克病毒導致死(si)(si)亡的。日本的扇貝,也(ye)有因為厄爾尼(ni)諾現象造(zao)成的溫變導致死(si)(si)亡的。這種死(si)(si)亡就是(shi)快速(su)的,幾(ji)天時間(jian)內(nei)且大規模的死(si)(si)亡。

也(ye)有人比喻,像(xiang)雞瘟(wen),一(yi)下幾(ji)十(shi)萬只雞沒了(le)。包括(kuo)豬(zhu),非洲豬(zhu)瘟(wen)一(yi)傳染,這個省(sheng)跨(kua)那個省(sheng),誰也(ye)講不清楚。所(suo)以我認為每(mei)個行業(ye)就是有每(mei)個行業(ye)的特性,當然也(ye)有一(yi)些突發性的因素。

記者: 豬瘟或者雞瘟可能很多(duo)年才有一次,pc加拿大最近幾年扇(shan)貝大面積死(si)亡(wang)情況是(shi)不是(shi)太頻(pin)繁了?

吳: 當然,海上(shang)(shang)養殖,我剛才說(shuo)死(si)亡(wang)是正常的(de)。非上(shang)(shang)市(shi)(shi)公(gong)司(si)還好,但作為(wei)上(shang)(shang)市(shi)(shi)公(gong)司(si)就要(yao)公(gong)告。年(nian)(nian)年(nian)(nian)死(si)亡(wang),年(nian)(nian)年(nian)(nian)得公(gong)告,給(gei)人的(de)印象就是頻(pin)繁死(si)亡(wang)。所以(yi)我認為(wei)上(shang)(shang)市(shi)(shi)公(gong)司(si)應該分(fen)類監管,這也(ye)是未(wei)來市(shi)(shi)場發(fa)展的(de)要(yao)求。

記者(zhe): 在一般人看(kan)來,底播(bo)扇貝養殖的死亡率這么(me)高,可能(neng)不是(shi)一門(men)好生意。你能(neng)算一下這筆賬嗎?

吳(wu): 我們(men)是從日本北海道引進過來(lai)的(蝦夷扇(shan)貝)。他們(men)的扇(shan)貝也(ye)是大規模死亡(wang),大比例(li)死亡(wang),但也(ye)賺錢(qian)。

我認為這肯定是一個(ge)有價值的產業,因為蝦夷(yi)扇貝(bei)在(zai)中國,目(mu)前看(kan),只有我們(men)大連這塊(kuai)地(di)方能有一個(ge)較大規模(mo)的海域適合它(ta),山東那邊(bian)就比(bi)較少,再(zai)往南基(ji)本上(shang)都不能養。因為超過一定溫度蝦夷(yi)扇貝(bei)就不能生(sheng)存(cun)。

記者: 這么說(shuo)又衍(yan)生出來一個問題——pc加(jia)拿(na)大養(yang)扇貝,尤其是底播(bo)蝦夷扇貝,是靠天(tian)吃飯的(de)嗎?

吳(wu): 是(shi)。不僅(jin)僅(jin)養扇貝(bei)靠天(tian)吃飯(fan)(fan),從事(shi)海(hai)洋產業、農業產業的(de)(de)大部(bu)分人都是(shi)靠天(tian)吃飯(fan)(fan)。因(yin)為有(you)很多氣象變(bian)化。一年(nian)四季的(de)(de)氣象變(bian)化決(jue)定(ding)了(le)(le)農業,包(bao)括海(hai)洋在(zai)內的(de)(de)生物的(de)(de)生長(chang)健(jian)康程度(du)。如(ru)果(guo)氣候突(tu)然(ran)發生變(bian)化了(le)(le),或者(zhe)突(tu)然(ran)異常了(le)(le),就(jiu)(jiu)會導致這些生物不能健(jian)康的(de)(de)生活,甚至(zhi)影響成(cheng)活率,最后(hou)就(jiu)(jiu)出現了(le)(le)豐年(nian)或欠(qian)年(nian)。

記者: 在(zai)多大程度(du)上(shang),扇(shan)貝的(de)(de)養殖是在(zai)公司可控范(fan)圍內的(de)(de)?

吳: 現在我們(men)都(dou)停了,基本上都(dou)可(ke)控了。

記者: 你們(men)把所有的底播蝦夷扇貝業務(wu)都停(ting)了?

吳: 全停了。我(wo)們從發展階段(duan)變成(cheng)探索(suo)階段(duan)了,所以把規(gui)模化(hua)養(yang)殖業務關(guan)掉(diao),轉(zhuan)而進(jin)行(xing)試(shi)驗(yan)探索(suo)。

以公(gong)司現在(zai)的條件,我們探索(suo)了(le)養殖規(gui)模(mo)的上限,進行(xing)了(le)不超過十萬畝養殖規(gui)模(mo)的探索(suo)。現在(zai)主(zhu)要看周圍的大(da)的生態環境(jing),包括產業規(gui)劃有(you)沒(mei)有(you)變化(hua);再一(yi)個,在(zai)品種上能(neng)不能(neng)選一(yi)些抗高溫(wen)的品種來進行(xing)探索(suo)。

如果探索成(cheng)功,恢復底播(bo)扇(shan)貝業務的速(su)度就快一(yi)點(dian),不然速(su)度可能(neng)就慢(man)一(yi)點(dian)。

記者(zhe): 最近幾年公(gong)司扇貝(bei)發生多次大額減值的(de)情況,有沒有公(gong)司自(zi)身的(de)原因?

吳(wu): 公司戰略(lve)節奏、風(feng)險(xian)把握方(fang)面值得反(fan)思。對于產業的(de)發展,我們之前更(geng)多考(kao)慮的(de)是收(shou)益(yi)能力(li),風(feng)險(xian)方(fang)面考(kao)慮少。

記者: 同(tong)時期,相(xiang)鄰的(de)(de)日本、韓國的(de)(de)扇貝養殖,有(you)沒有(you)遭遇(yu)相(xiang)同(tong)的(de)(de)災害?還是說只有(you)pc加(jia)拿大受災了?

吳: 在2017年和2018年初(chu),pc加拿(na)大第二次遭遇(yu)自然(ran)災害的時(shi)候,整個(ge)北黃海大區由(you)于溫度(du)升(sheng)高,餌料環境發生非常重(zhong)大的變化(hua),區域內所有的貝類都(dou)瘦,都(dou)死,不僅僅包(bao)括我們的底播蝦(xia)夷扇(shan)貝,包(bao)括牡(mu)蠣,甚(shen)至養的其他品種(zhong),都(dou)出(chu)現了(le)非常消瘦,死亡,大幅減產(chan)(的情(qing)況)。

因為(wei)養殖牡蠣(li)得需要扇貝(bei)殼,過(guo)去(qu)韓國養殖牡蠣(li)的扇貝(bei)殼都是(shi)(shi)從(cong)日本(ben)采購的,但是(shi)(shi)那一年(nian)有韓國在日本(ben)預(yu)定的扇貝(bei)殼都不能執行原先的訂單了。為(wei)什(shen)么(me)?養殖的牡蠣(li)如果瘦(shou)了是(shi)(shi)賣不出去(qu)的,所(suo)以(yi)(韓國)當年(nian)的牡蠣(li)無法進(jin)行收獲,新的年(nian)輪的牡蠣(li)養殖也(ye)就(jiu)不能開始,也(ye)就(jiu)沒(mei)有采購日本(ben)的扇貝(bei)殼。

回應外界聲音

記(ji)者: 外界(jie)信息給公眾的感覺(jue)是,pc加(jia)拿大的扇貝死而復(fu)生,然后又(you)死,公司信口開河(he)、謊話(hua)連篇(pian)。實際(ji)情況是這樣嗎?

吳: 其實這些情況看(kan)公告都(dou)能(neng)看(kan)明(ming)白。2014年我們正常(chang)披露(lu)了(le),對不對?該核(he)銷(xiao)的(de)(de)核(he)銷(xiao)了(le),剩下的(de)(de)養殖的(de)(de)是新(xin)播的(de)(de)產品(pin),完了(le)進行注冊(ce)盤點,說(shuo)情況基本正常(chang)。外界就說(shuo)死了(le)又(you)回來(lai)了(le)。

我個人認為媒體一定要(yao)有公心,不能(neng)只求閱覽量(liang),作標題黨。我認為一些報道說(shuo)“四(si)次死亡”,包(bao)括(kuo)說(shuo)扇貝“跑來跑去”,是(shi)缺乏職(zhi)業精神的。

記(ji)者: 你認為媒體對于水產養殖(zhi)行業或者說(shuo)公司業務這一(yi)塊不是特別了解。

吳: 對。因為(wei)很多媒體沒(mei)有到現場,或者(zhe)到了現場也沒(mei)問(wen)到專(zhuan)業的人員,或者(zhe)專(zhuan)家給了正面(mian)解釋,一(yi)些媒體也不采信。我覺得有這方面(mian)的原因。

記者: 你認為公司為什(shen)么有這么多負面新聞(wen)?

吳(wu): 現在這么(me)說,掙錢的(de)都是(shi)英雄,賠(pei)錢的(de)都是(shi)狗熊。我認為賠(pei)了(le)這么(me)多錢,有一(yi)些不滿情緒可以理解。但(dan)是(shi)有一(yi)些負面新聞,我剛(gang)才(cai)分(fen)析,原因(yin)包括(kuo)兩個方面。一(yi)個是(shi)公(gong)司主動披露的(de)工作還需要加強,另外還懇請(qing)廣大媒體老師到現場把這個行(xing)業(ye),把我們(men)這個事件本(ben)身搞清楚,再作公(gong)正的(de)報(bao)道會好一(yi)些。

記(ji)者: 你認為公司(si)一(yi)點問題也沒有?

吳: 不,公司在體制創新,在戰略決(jue)策,在一些(xie)精細化管理(li)上,也包括對(dui)大(da)的(de)叫產(chan)業趨勢(shi),市場趨勢(shi)的(de)把握上還有非常大(da)的(de)提升(sheng)(sheng)空間,也包括我們產(chan)品運營上,提升(sheng)(sheng)空間非常大(da),當(dang)然這也是我們公司未(wei)來的(de)潛力。

記者: 外界(jie)說你個(ge)人在(zai)事件爆發后曾經(jing)兩(liang)次高(gao)位減持(chi)股票,是真的嗎?

吳(wu): 沒有,事件(jian)發生(sheng)之后,按照承諾和監管部門(men)批準(zhun),我減(持)了一個億來(lai)給公(gong)司(si)發展,其(qi)他就沒有了。

記(ji)者: 你把你個人的(de)(de)股份減持的(de)(de)錢,投到上市(shi)公司里面,支(zhi)持公司發展。你自己在上市(shi)公司里有多少利益(yi)?

吳: 我現在(zai)有4%比例的股票,和(he)員工持(chi)股計劃捆(kun)綁在(zai)一起。

記者: 聽說島(dao)上(shang)有居(ju)民舉(ju)報公司(si),說2014年(nian)“冷水(shui)團”事(shi)件的真相是公司(si)提前(qian)采捕,播苗作假,有兩千多(duo)人簽字,是吧?我聽說島(dao)上(shang)可(ke)能一(yi)共(gong)也就有七八千人,兩千多(duo)個人在這個舉(ju)報上(shang)簽了字。這是怎(zen)么回事(shi)?

吳: 兩千人(ren)舉報這個事并不(bu)真實。有(you)幾個曾經(jing)受過處分的(de)(de)居民,個別居民,以經(jing)濟收益引(yin)導老百(bai)姓簽字。另(ling)外播苗(miao)造假(jia)、提前采捕(bu)的(de)(de)事,我(wo)們(men)核查(cha)過,不(bu)存在(zai),就是死亡(wang)。

記者: 你(ni)認(ren)為(wei)在現(xian)有公司業務(wu)(wu)運營模式和公司治理框架下,pc加(jia)拿(na)大在扇貝業務(wu)(wu)上有沒有造假的空間(jian)?

吳: 沒有,全都公(gong)開的,全都是室(shi)外作業,透明作業,數百人上(shang)千人參(can)與(yu),鏈條又很長,都能倒查,沒有造假空(kong)間(jian)。

記者: 換一種說法,你(ni)認(ren)為你(ni)自己在(zai)這件事上站得住(zhu),但是明天把你(ni)撤了換一個人上來,他想在(zai)這上面(mian)作(zuo)假,他也做不到?

吳: 做不到。

記者(zhe): 你提到負(fu)面報道和監管(guan)(guan)函(han)等監管(guan)(guan)措施,對公司有一些(xie)負(fu)面影(ying)響(xiang)。負(fu)面影(ying)響(xiang)主要體現在哪些(xie)方面?

吳: 主要就(jiu)是(shi)我們這個(ge)案子調(diao)查(cha)事(shi)件(jian)太長了,從2018年2月(yue)9號到今天(2020年1月(yue)6日)還沒有最終的結果。這直(zhi)接(jie)導致(zhi)了長期以來,公(gong)司的信用、公(gong)司跟銀行(xing)的合作、和政府的合作、和市場的合作,都處于非正常(chang)狀態。

尤其是我們作為一(yi)個上市公司(si),在資(zi)pc加拿大場(chang)上的(de)運作,包括(kuo)一(yi)些資(zi)產(chan)(chan)處置,重(zhong)大資(zi)產(chan)(chan)支出(chu),都做不成了(le)(le)。這給公司(si)帶來了(le)(le)非(fei)常大的(de)壓(ya)力(li)。

我(wo)們(men)(men)2019年以來,一(yi)年收了七八封關(guan)注函(han)。成天忙于應付這(zhe)些,團(tuan)隊感(gan)覺到(dao)(dao)很(hen)疲憊,也(ye)影響了正常的(de)經營業務。我(wo)在這(zhe)里還要(yao)呼吁各(ge)個方面(mian),考慮到(dao)(dao)長島縣(xian)自然災害的(de)壓力(li),再給我(wo)們(men)(men)點力(li)量,給我(wo)們(men)(men)點信(xin)任,讓我(wo)們(men)(men)重振雄風(feng)。

記者(zhe): 銀行抽貸了嗎?

吳: 銀(yin)行沒抽(chou)貸。因(yin)為我們這個事件發生之后,我們第一時間向銀(yin)行說明了一些情況;第二個我們公司和銀(yin)行有(you)幾十年(nian)的合作(zuo)關(guan)系,從來沒有(you)信用問題;第三就是政(zheng)府非常重視。債委會運(yun)行得也非常正常。

同時我(wo)們也壓(ya)縮了一部分貸款(kuan)。2017年(nian)底第二次事件(jian)出來,公(gong)(gong)司當時貸款(kuan)接近30個億(yi),到2019年(nian)底變(bian)成了24.6個億(yi)。同時公(gong)(gong)司也保持(chi)了正常的運營狀態。

記者: 您(nin)對(dui)一些媒體報道是有意見的,你有沒(mei)有在接受媒體采(cai)訪的時候跟媒體表達過(guo)?

吳: 我(wo)很直接地向媒體提出過建議——研究海洋牧場的(de)(de)(de)話(hua)題,研究自然災害的(de)(de)(de)話(hua)題,最好要找專業的(de)(de)(de)專家來(lai)講(jiang)。非專業的(de)(de)(de)老師講(jiang)偏(pian)了,(尤其是高(gao)端主流媒體,也是國家的(de)(de)(de)資(zi)源,)你辦一期(qi)節目就會誤導觀眾,實際上就是(資(zi)源)浪費,甚至對我(wo)們產(chan)業和(he)企業來(lai)講(jiang)是個傷害。

記者: 監管(guan)層面的一些函(han)或者說(shuo)一些調查以及處罰,公(gong)司有沒(mei)有申請復議,有沒(mei)有提法律意見?

吳: 目前我(wo)們通過聽證會(hui)把我(wo)們的意見都陳述清楚了,有些方(fang)面做了一些申(shen)辯,但現(xian)在結(jie)論(lun)還沒下(xia)來。

記(ji)者(zhe): 結論如果和(he)事先(xian)告知書一致,pc加拿大是有(you)退市風(feng)險的。

吳: 不(bu)(bu)能(neng)這樣處罰(fa)我們(men)。如果處罰(fa)不(bu)(bu)能(neng)依法公(gong)正,我們(men)將會訴訟,尋求公(gong)正。

記(ji)者(zhe): 你想推(tui)翻所有(you)的負面消息、監管處罰,光靠說還不行,還需(xu)要有(you)資(zi)料。你現在手里(li)有(you)哪些材(cai)料可以提供給媒體和公眾的?

吳: 監管部(bu)門的(de)核查情況、調(diao)查情況,最后應該(gai)向社會公開,這是一個方面。第二個方面我們(men)需要提(ti)交(jiao)(jiao)的(de)材料大部(bu)分已經提(ti)交(jiao)(jiao)到(證監)會里,我們(men)提(ti)交(jiao)(jiao)的(de)材料可以全部(bu)向社會公開。

記(ji)者(zhe): 這些材料你能不能立刻拿(na)出來拍在桌上?

吳: 現(xian)在做到沒問題啊,但(dan)是有些時候(hou)你拿出證據(ju)媒體也不一定采信你。

記者: 也要考慮到(dao)一個問題,pc加拿大現(xian)在的(de)業務,可(ke)能在國內沒有同類公(gong)司能進行參照、比較,pc加拿大是不(bu)是有義務在發(fa)生相關問題的(de)時候給大家普及或者詳細解釋里(li)面這些道理和原(yuan)因?

吳: 我認為(wei)你這個(ge)問題(ti)非常(chang)重要。在咱們國家,從事海洋產業的(de)上市公司不多(duo),海洋產業的(de)工業化(hua)、智能化(hua)和信息化(hua)的(de)水平不高,獲取專業知識的(de)渠道少。pc加拿大有責任(ren)和義務來做(zuo)這些(xie)方面(mian)的(de)工作。

記(ji)者: 但是公司之前的公告和回應中,沒有(you)把知識普及(ji)和詳(xiang)細原(yuan)因告訴大家,為什(shen)么呢?

吳: 這(zhe)個(ge)有(you)我(wo)(wo)們(men)認知上的問(wen)題。我(wo)(wo)們(men)認為公(gong)司是個(ge)上市(shi)公(gong)司,有(you)正常的信息(xi)披露渠(qu)道,就是公(gong)告;再(zai)一個(ge)在立案調查(cha)期間不能(neng)輕易、隨意發聲,干擾(rao)調查(cha)。所以(yi)我(wo)(wo)們(men)在這(zhe)個(ge)方面做的還很不夠。

記者(zhe): 那pc加拿(na)大的扇貝未來(lai)就不(bu)會在有大額減值了,因為把這個業務砍掉(diao)了。

吳(wu): 是,我們常規(gui)生(sheng)產幾乎關閉了(le)這個業務。蝦夷(yi)扇貝大額減值(zhi)不會(hui)再有(you)了(le)。

記者: 對于公司來說算(suan)不(bu)算(suan)是一種“自廢(fei)武(wu)功”。

吳: 我(wo)(wo)認為不(bu)是這樣。當生(sheng)物生(sheng)長環境發生(sheng)重大變化的時候(hou)進行(xing)調整,這是為了經營(ying)(ying)安全(quan)。另外,蝦夷扇貝活鮮品(pin)這個(ge)品(pin)種,在我(wo)(wo)們(men)目前近30個(ge)億(yi)收(shou)入中只(zhi)占6%,這個(ge)品(pin)種的毛(mao)利(li)(li)占整個(ge)公(gong)司毛(mao)利(li)(li)的6.5%。我(wo)(wo)們(men)后面會通(tong)過其他業務(wu)和(he)運作,彌補這一塊的營(ying)(ying)收(shou)和(he)利(li)(li)潤。

記(ji)者: pc加(jia)拿大不做這一塊(kuai)(kuai)業務(wu)了,國內還有其他公司做這一塊(kuai)(kuai)業務(wu)嗎?

吳: 上(shang)市公司里沒有。


責任(ren)編輯(ji): 麻曉(xiao)超 主編: 夏申茶

pc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