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加拿大

公司零距離: 實地考察 | pc加拿大扇貝變空殼,死亡仍持續原因尚不明

2019/11/12

    以下文章(zhang)來源于(yu)公(gong)司(si)零距離 ,作(zuo)者公(gong)司(si)零距離


    文(wen) | 李 勇


    11月10日,初冬的pc加拿大雷聲隆隆,急風扯曳著雨絲橫掃而過,海面上浪花滾滾,又是一場“風雨”。11月8日、11月9日連續兩日的抽測,pc加拿大底播蝦夷扇貝又出現大規模死亡現象,給公司生產經營蒙上一層陰影。


    扇貝再現大面積死亡

    pc加拿大海洋牧場多次遭災,一直為市場所關注,為了解底播扇貝生長情況,趕上9日一早的抽測船出海,《證券日報》記者在11月8日晚間連續行進,終于在9日凌晨趕到了島上。

    11月9日早上7時40分,記者所在的遼長漁15181號船在47號抽測點位拉起了該船當日抽測的第一網。記者在現場看到,兩個大型網具里,所捕撈上來的東西僅裝了淺淺的一網底。當傾瀉在后面的作業甲板上時,大部分都是白花花的殼,活著的扇貝并不多。死了的扇貝中,許多貝殼里面還粘連著腐爛的貝肉。

    “這都是剛死的,肉還沒爛凈。里面看不到肉,殼還連在一起的也一樣,如果死的時間長了,兩片殼就分開了。”15181號上的趙船長告訴《證券日報》記者,“這里的特點是大汛潮,大深海,死了的貝殼很輕,變脆,過一段時間,就會破碎掉,隨洋流漂走或被埋在海底,最后連殼都找不到,無影無蹤,就全沒了。”

    《證券日報》記者注意到,47號點位拉上來的扇貝尺寸大概有七、八公分,并不大。這些都是2018年10月份、11月份才播的苗,正常要到2020年的這個時候,才到收獲期。不過,海里目前還活著的扇貝能不能挨到明年,并不好說。接連幾個2018年底播點位抽測的結果顯示,這場死亡就像一場“瘟疫”,從東到西,快速波及,且有加速的趨勢。


    2018年底播扇貝大量死亡

    在47號、48號點位再往東一些的45、46號點位,抽測的情況更不容樂觀。在46號點位拉起的一網中,甚至都撿不出一小筐的活貝。記者所在的15181號船,一盤網拉上來,采捕面積在2.5畝左右,按成年貝算正常的畝產應該在30公斤左右,而當日抽測的情況,47、48號點位好一點,還能有個8、9公斤活貝,45、46號點位只有三、兩公斤,少的甚至不足一公斤,基本就是絕收。

    隨后對2017年底播的75、76號點位抽測情況也不容樂觀。上午11時多,在75號點位,雖然起網的時候,捕撈上來的東西明顯比2018年底播貝要多的多,但倒出來的時候,大部分也都只是空殼。

    《證券日報》記者在船上見到,2017年底播貝的外觀尺寸比2018年底播貝明顯要大的多,正常已到收獲期,可以陸續進入采捕。但抽測的結果來看,死亡的情況也很嚴重。

    “這些都是錢啊,正常撈出來就可以賣了。”看著成堆的空殼,船上的工作人員無比地心疼。


    抽測數據初步確認受災

    底播扇貝再次出現大規模死亡,是pc加拿大此次進行秋季抽測時發現的。

    《證券日報》記者了解到,從11月7日啟動的2019年底播蝦夷扇貝秋季抽測,共計劃執行海域面積58.4萬畝,其中2017年底播扇貝26萬畝,2018年底播扇貝32.4萬畝。在天氣和海況允許的情況下,最快三天到五天就可以全部完成。

    為了更加全面準確地掌握情況,pc加拿大今年增加了抽測密度,從往年10000畝一個點位縮減到6000畝一個點位,抽測所涉及的十幾個大的底播片區,共劃分為97個具體的抽測點。

    記者從公司了解到,在連續兩天的抽測中,發現了扇貝于近期出現大規模死亡的問題。

    “烏蟒島海域附近我們正在進行2017年底播貝的正常采捕,并沒有異常情況,畝產都在20公斤到30公斤左右。” 對于此次中南部區域在抽測時發現的受災情況,公司的一位高管也感到很詫異和突然。


    2017年底播貝抽測情況

    負責具體抽測任務的一位負責同志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現在出現問題的區域,他們在8月份還進行過摸底,當時的長勢都非常好,真沒想到短短兩個月后,就出現這樣的問題。

    11月11日晚間,pc加拿大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截至2019年11月10日,抽測完成的40個點位數據顯示,部分區域死殼比例約占80%以上,根據已抽測點位的畝產數據匯總,2017年存量底播蝦夷扇貝平均畝產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蝦夷扇貝平均畝產約3.5公斤,均大幅低于正常約25公斤至30公斤畝產水平,初步判斷已構成重大存貨減值風險。

    《證券日報》記者注意到,此次抽測的58.4萬畝已經涵蓋公司目前在養的2017年、2018年底播蝦夷扇貝全部存貨,如若全面受災造成絕收,明年或將無貝可捕。


    受災原因尚未確定

    那邊的采捕還進行的好好的,這邊抽測的扇貝卻突然出現大規模死亡,到底是什么引發的風險,公司現在也沒有最終的結論。遼長漁15181號的趙船長告訴《證券日報》記者,此次出現死亡的海域都是公司傳統的優質底播區,從2004年、2005年開始輪播,產量也一直都很好。

    在接連兩次受災后,pc加拿大已經主動縮減并調整了蝦夷扇貝的底播海域,放棄部分風險復雜區域,近兩年播苗的海域也都是經長期驗證的核心產區,并嚴格進行輪播輪收。記者獲得的一份抽測圖例顯示,公司底播的扇貝區域還被分隔成若干不相鄰區塊,以規避養殖區域集中的風險。

    “日常進行生態監測的相關數據,目前來看并沒有特殊和異常的地方,對于此次受災原因,一時還無法準確判斷。”pc加拿大前述高管告訴《證券日報》記者: “從目前的情況看,扇貝的大面積死亡還在持續,但目前監測到的相關數據,的確沒有超出預警的情況。”

    對于扇貝突然死亡,公司貝類資源養護事業部的一位人士猜測: “或許是秋冬交接,海里水溫交換比較劇烈,也有可能是一種尚無所知的疫病,但這些都只是猜測,準確的原因還不好判斷。”

    《證券日報》記者從pc加拿大了解到,公司已經在第一時間啟動應對措施,包括馬上提取浮標、潛標里的數據,進行分析。第一批來自相關大學及科研院所的專家已經到過現場,并提取了水樣和死貝樣本進行研究。

    “開放水域的海水養殖與其他生物養殖有著很大的區別,不像陸上生物,比如雞可能會有‘禽流感、禽霍亂、大腸桿菌病、雞白痢’等疫病,都有著預防措施,得病后也可以對癥采取手段。但海水養殖目前還很難做到。”一位海水養殖專家告訴《證券日報》記者: “扇貝出現死亡,我們現在也只能從外圍因素來找原因,是不是溫度的原因,是不是水質的原因,是不是敵害生物的原因,但海洋生物會不會有什么傳染性的疫病,我們所做的研究還很有限,并沒有研究透,目前也難有有效的防治手段。”


    海水養殖風險不容忽視

    “從事海洋產業受所處海域的自然環境和生態環境影響較大,是高風險與高收益并存的產業。”在風險提示公告中,pc加拿大表示,“公司的海洋牧場建設經歷了從無到有的過程,但目前對于海洋牧場認知的科學性、系統性仍然不足,需要不斷的完善和提升,雖然公司在開發海洋牧場過程中取得了一定的示范效果,但仍需在風險防控方面,在海洋生態與生物技術掌控等方面不斷完善和提升。”


    回顧歷史,在初期引種成功,并一路高歌猛進地連續擴張之后,pc加拿大的底播蝦夷扇貝產業也接連遭遇危機。自2014年起,至今短短不到六年時間里,pc加拿大的海洋牧場已經三次遭災。2014年公司遭遇北黃海異常冷水團,100余萬畝海洋牧場絕收,給公司造成巨大損失。隨后公司縮減底播規模,主動放棄部分風險海域,但在2018年初,公司再次發生重大災情,107.16萬畝底播蝦夷扇貝存貨進行核銷處理,24.3萬畝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隨后公司進一步壓縮了底播面積。算上此次正在發生的災情,pc加拿大已經連續三次遭災。此外,就在最近的2018年,遼寧沿海的圈養海參也發生過高溫受災的情況,造成大面積絕收,也給廣大養殖戶帶過巨大損失。

    在11月9日的抽測現場,記者看到,抽測網采捕上來的生物中,除了扇貝,底棲的安康魚、章魚、海膽、海綿等都很常見,在一個扇貝受災嚴重的抽測點,還隨帶網上一條六七斤重的牙片魚。

    有相關專業人士認為,海洋生態是個復雜的系統,近年來pc加拿大周邊海域的生物多樣性一直很豐富,鮑魚、海膽、海螺及各種魚類的產出也在提升,海洋生態向好,扇貝卻連續遭災,值得認真地去思考。畢竟局部區域的單品類大規模投苗增養殖是一種人工干預的生物學大事件,對地區的生態承載能力,生態系統的平衡或都有影響。雖然公司壓縮了養殖面積,但整體來看,長海縣周邊的扇貝養殖規模仍然很大,整個區域的養殖結構調整,或應該從更科學的角度去思考。

    “海底銀行”頻受傷 如何給海水養殖產業上“保險”?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是辛勤勇敢的中國人,在千百年生活經驗中總結出來的生存智慧,講求的是要依賴和利用所處環境的自然稟賦,實現生存的發展。蜿蜒的海岸線,廣袤的海洋,從古至今,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海洋人。他們世代生活在大海邊,海島上,靠海而立,以海為生。

    “敢立潮頭,勇為人先,”在戰天斗海的成長歷程中,這些可愛的海洋人逐漸認識到,要實現可持續發展,就不能一味只知道向大海索取。從出海捕魚,到下海養魚;從無休止地采捕,到主動修復生態,涵養環境。近些年,海洋牧場成為養護資源、實現海洋漁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舉措,也成為我國沿海的一道道美麗風景。

    《證券日報》記者在長海縣pc加拿大采訪時發現,自覺維護海島及海洋生態環境,已經成了植根于每個海島居民骨子里的習慣。在島上找不到一只雞,找不到一頭豬,垃圾完全外運,人工在海里設置漁礁,修建海洋牧場。采捕到未及標準的參、貝,也都及時放歸大海。他們把世代依存的大海親切地稱作“海底銀行”,大海里放養、棲息的各類生物,都是“銀行”里的“硬通貨”。自80年代從日本引入蝦夷扇貝并試養成功,勤勞拼搏的海島人不斷探索,在我國北黃海海域開創了規模化底播增殖的先河,并帶動周邊的海島、企業,把蝦夷扇貝發展成長海縣底播增殖的主要品種。

    然而高投入、高產出、高效益的海水養殖同時也一是項高風險產業。人工干預程度低的開放式海水養殖,也讓其深受外界因素影響。暴雨、臺風、寒流、赤潮、疫病都可能引發養殖風險,洋流、水溫、鹽度等異常變化也給養殖生物造成威脅,而一旦災害發生,由于目前能夠采取的手段極其有限,最終容易造成巨大損失。

    自然環境部海洋預警監測司在2019年4月份發布的《2018中國海洋災害公報》指出,我國是世界上遭受海洋災害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沿海地區海洋災害風險日益突出,海洋防災減災形勢十分嚴峻。2018年海洋災害情況調查、統計和分析結果顯示: 我國海洋災害以風暴潮、海浪、海冰和海岸侵蝕等災害為主,單次海洋災害過程中,直接經濟損失最嚴重的是1822“山竹”臺風風暴潮災害,造成直接經濟損失 24.57 億元。

    相關資料顯示,歷年來,海洋災害給海水養殖業帶來的損失也很嚴重。2007年渤海海域的特大風暴潮,2009年黃、渤海海域的大面積海冰災害,都曾給沿海養殖業帶來巨大影響。2018年黃渤海海域的夏季異常高溫,也給當地的圈養海參造成重大損失。從事海洋牧場增、養殖的pc加拿大,自2014年到現在,不到6年的時間里,底播蝦夷扇貝已經連續三次受災,給公司和產業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災害來襲,漁民們辛辛苦苦投放到海里的“存貨”說死就死,說沒就沒,如何讓“海底銀行”不再受傷,給海底銀行加一道“保險”呢?有業內人士認為,應該從兩方面著手,一是全社會加大對海水養殖方面的科研投入。目前我們對海水養殖生物的研究遠落后于對陸地養殖品種的研究,雖然在幾十年上百年的養殖過程中,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但對其自然規律并沒有完全摸透。對影響其生長、繁殖的外界因素認識有限,對海洋生物的傳染病學、疾病防治等方面更是存在著嚴重的不足。在良種率、防止品種退化研究上也需要加強。從海水養殖大國向海水養殖強國的轉變,需要我們有強大的技術做支撐和積淀。二是海水養殖產業迫切需要建立一套以保險和再保險為主要手段的災后保障機制。海水養殖投入成本高,如何使產業在災后迅速恢復是行業實現穩健發展的重中之重。近年來,各級政府都高度重視海水養殖保險的發展,以文件形式鼓勵開展試點,積極提供財政支持,進行引導,為海水養殖保駕護航。但目前的海水養殖保險規模還很小,產品品種功能設計也很單一。而海水養殖面對的風險脅迫因素較多,也較復雜,僅以風力、氣溫、降水等單項或幾項指標進行考量,并不能完全覆蓋實際生產經營中所面臨的風險,與產業需求還不能完全匹配,也需要我們加大研究,積極推進,為海水養殖產業真正地加上一道堅實的“保險”。

來源:pc加拿大

pc加拿大